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

《一封迟来的信》5


中午时分,太阳火辣辣地挂在天边。
阳光刺眼得让人讨厌。
“马来西亚的天气真是热死了……”
我嘀咕着,一边背负笨重的书包,从课室快步走向女生宿舍。放学了,校园里处处是阳伞,五颜六色,宛如一颗颗会行走的野菇。
距离宿舍还有一小段路呢。
我懒惰开伞,索性将课本顶在头上遮挡阳光。
我念的是寄宿学校,上课的日子都住在宿舍,周末才可以回家,周日太阳下山之前就必须回来。
“咕……咕……”
忽然,我的肚子打鼓般作响。
啊呀……幸好身边没有人,要不然可尴尬毙了。
今天宿舍餐厅的早餐是红豆沙与油条,我不喜欢一早吃这种油腻腻的食物,所以宁愿不吃。下课的时候,偏偏轮到我当值日生,只得留在班上打扫,什么也没有下肚子,难怪现在会饿得半死。
“筱莹!”
有人在后头呼唤我。
我停下脚步,回过头看。
“你一个人吗?”
美瑶撑着一把花格子雨伞,追了上来。
“嗯。”
“你怎么不撑伞?太阳的紫外线会伤害皮肤的。”她把手中的阳伞递了过来一半,与我共用。
“啊……没关系,我有带伞。”我不好意思占用她一半的伞,老老实实地承认:“……我只是懒惰。”
“原来是这样啊?”
她又咧开嘴巴笑,将那一半阳伞挪回去自己的头上。
“嗯呵呵……”我干笑两声,继续顶着课本。
汗水自额头缓缓淌下。
我有点儿后悔拒绝她的美意。
不过谢天谢地,宿舍就在不远,我加紧脚步前进。
“要不要吃午餐?”
来到楼梯口,我松了一口气,转身就听见美瑶这么问。
“嗯……我约了室友呢……”
要再一次拒绝她,真令我感到为难。如果可以选择,我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。可是,实在没有办法啊,我已经答应了别人。
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
她没有对我笑,天生下垂的眼角似乎更加下垂了。
我有些过意不去,又无法为了她而对我的室友爽约,于是讪讪地解释:“我昨天就已经跟室友约好了——没有人陪你吃午餐吗?”
“我的室友今天刚好有事要办……我平时也是和她一起用午膳的。”
“哦——”
我故意拖长尾音,因为不晓得接下来应该说什么。
“我要去宿舍餐厅吃饭啦,再见。”她终于说。 “嗯,再见!……也许,我们下次再一起用餐。”我企图弥补没能与她共同吃东西的遗憾。
“好哇!”
笑容总算爬上她的脸。
我也安下心来。
我一级一级爬上4楼,抵达终点时,全身已经快虚脱了。
“为什么……我要……住在4楼呢?好累……”虽然气喘吁吁,我还是忍不住要抱怨。
拖着酸软的双腿,我穿过又长又暗的走廊,来到401号房。
“嘉莉,吃饭啰——”
一打开房门,我就扯开嗓子高声喊道。
然而,房间里静悄悄的,没有人给我回应。嘉莉的被子和床单整整齐齐地铺在单人床上,像是在告诉我——它们的主人不曾回来。
嘉莉是我的室友,我从初中一开始就与她同房,感情还算不错。她念的是理科,上课时间与我不大相同,碰上实验课会迟一些放学。因此,我只在她没有上实验课的日子约她吃饭。
由于理科班的课室离宿舍比较近,她通常会比我早回到房间。
平时,她都会坐在床沿等我。
“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我放下书包和课本。
“筱莹,嘉莉要参加天文学会的会议,不能够陪你吃午餐。”冷不防有人在门边对我说话。
是嘉莉的同班同学。
想当然是嘉莉派她来通知我的。
“哦……谢谢你。”
我有些失落。
这下子要自己一个人吃饭,怪寂寞的。
我最怕寂寞。
尤其是在宿舍餐厅这种热闹的地方,大家三五成群的,只有我孤身只影,会使我觉得自己好凄凉,仿佛被全世界遗弃一样。
我换上便服,拿着便当盒子下楼去。我准备将宿舍餐厅的食物带回来,躲在房里一面听音乐一面吃。
还没抵达宿舍餐厅的大门口,我便远远看见一把花格子阳伞。
我立刻以惊人的速度闪开,把自己藏在一棵树后。
天哪,这么巧?!
我认得这把阳伞,它刚才在路上替我遮挡了半分钟的阳光,我怎样会忘记?
唉……我拒绝了它的主人提出的午餐邀请,说是约好了室友,现在却独自到餐厅去,要是被她看到了,一定会以为我找借口骗她!
纵然我没有骗她,可是,这件事情解释起来有点儿复杂,太麻烦了,还是避开为妙。
“……”
我听着自己的呼吸声,靠在树干后面,背对美瑶,等待她走远。


(待续)

8 条评论:

__⚆〫ᵦowIing 〬⚇__保龄球___✘LiNG `` 说...

初来到访XD
期待下一篇=)

加油哟!

↙┨琪·κικο☆ 说...

加油加油.^0^

頑固な赤ちゃん。リン 说...

支持!
頂!

玉佩之淇 说...

Gambateh oh@!

精灵 说...

nv give up^^
加油加油~

邓秀茵 说...

谢谢大家:)

☠怡☠ 说...

↖(^ω^)↗
加油加油!
怡为你添油

maeqi 说...

加油加油
美琪永远支持你!!!!!!!!!
我好期待下一缉可已出现!!!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