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21日星期四

《再见,小天使》3



“嗯。”
看见它对自己竖起大拇指,若一满心欢喜地哼了一声。
“慢慢享受你的早餐。”它挥了挥翅膀,飞走了。
第一次见到它,是在好几年前的事了。
当时的情形,若一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。
那一天下午,他和姐姐在家里的庭院玩球儿。玩着玩着,姐姐心血来潮,模仿在电视上看到的排球健儿奋力跃起,举手将飞至半空中的球用力一拍,把球狠狠地发到他面前。
球儿不偏不倚地撞上若一的脑袋!
若一只觉眼前一黑,应声倒下。
仿佛过了很久很久,他才恢复意识,慢慢地睁开眼睛。
第一个映入眼帘的,不是爸爸妈妈的样子,也不是姐姐的脸孔。那是一个拍着翅膀、约莫有手掌般大小的物体。它在他眼前飞过,忽隐忽现的,半透明的身躯与房间的背景交替着。
“咦……?”他以为自己眼花。
揉了揉眼睛,他往物体飞去的方向扫视。
那个角落相当阴暗,停了一辆不锈钢手推车,上面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瓶罐和一卷纱布,墙上张贴了一些医药海报。
若一逐个地方仔细观察,终于,他在一瓶鲜花上找到了它的踪影。
只见它站在白色花瓣上,像歇息着的小鸟一动不动,雪白的翅膀和微微闪着亮光的光环深深地吸引住他的视线。
“弟弟——你醒来啦?头还疼不疼?觉得怎样?有没有不舒服?”
刚刚推门进来的妈妈看到病床上的若一睁大了眼睛,顾不得其他床位的病人的安宁,急切地大声询问。
“嗯……”
面对妈妈提出的一连串问题,若一愣了一下,不知道先回答哪个问题才好。没等若一回答,妈妈已经冲到病床旁边,胖胖的身躯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若一只好把视线调到妈妈的脸上。
应该怎么请妈妈把身体移开?只须向左移开一步就行了。
“……”他张开嘴巴,心里还犹豫着该怎么说。
“喂——你认得我吗?”
姐姐不知从哪里钻出来,整个人扑向前来,一张脸几乎贴在若一的脸上。她的神情约略透着不安与慌张,然而,更多的是好奇。
“唯唯,你不要压在弟弟身上——”爸爸也出现了。他抓着姐姐两胁,把她撑起,好让她离开病床。
“弟弟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这次轮到妈妈问。
她的样子焦虑中带着疑惑,眉头紧锁的,眉心被挤出了好几道皱纹。
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模样的妈妈。
妈妈一向开开心心的,脸上永远挂着美丽的笑容,好像世上没有任何值她去苦恼的事。可是,眼前的这个妈妈,仿若忽然之间苍老了十年。
“……”
若一看着妈妈,不知怎么地,感到有点儿陌生。
“惨啦、惨啦!弟弟是不是真的震坏了头脑?医生说他有可能脑震荡啊……他是不是不认得我了?啊?”妈妈见若一没有回答,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抓住爸爸的手臂说。
就在这个时候,他瞧见妈妈的身后,浮现了另一个长着翅膀和顶着光环的物体。
“妈……妈妈……”若一瞳孔放大,伸出手指。
“没错、没错,我是你的妈妈啊……我是你的妈妈……”妈妈大力捉住若一的手,激动得流下泪水。
妈妈以为若一指向她。
其实,他是要指她身后那小小的物体给她看。
“弟弟,你……”爸爸迟疑了一秒,试探性地问,“认得爸爸吧?”
连爸爸也怀疑他失忆。
突然,若一张大了嘴巴。
又……又有一个!
这个静静地坐在爸爸的肩膀上,清澈的蓝眼珠子正注视着若一。
若一听见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慌乱。
强硬压抑着内心的惊惧和疑惑,若一将眸子缓缓转向站在床沿的姐姐。
天啊……有个头上戴着粉色彩带的,傻乎乎地趴在她的头上!
“弟弟,你怎么啦?!你不要吓爸爸啊……”强装镇定的爸爸终于按捺不住,内心的不安与脆弱如水瓶里的水被打翻,一下子倾泻而出。
他紧握住若一的另一只手。
“爸爸……痛……”若一细小的手被爸爸握得疼痛。
“痛?哪里痛?头吗?这里?”妈妈问,轻轻按了按若一的太阳穴。
“我的手……”若一说。
“噢!Sorry!”爸爸连忙放开手,尴尬地挠挠头,“认得爸爸了哦?”
那个坐在爸爸肩上的怪东西听到爸爸这么问,居然掩住嘴巴偷笑。
噢,它们拥有像人一般的形体,有头有五官有四肢,可是没有头发,却多长了一双翅膀和一个光环。
若一受不了,胆怯地嗫嚅着嘴巴说:“爸爸……有……有奇怪的东西……”
“奇怪的东西?在哪里?”
爸爸扭转脖子左右张望,妈妈也跟着四处瞧。
“在你的肩膀上……”若一鼓起勇气,指向那只正在偷笑的东西。
听到若一这么说,爸爸立刻往自己的肩膀察看,还下意识地耸了耸双肩。但是,爸爸居然看不到它!
它明明就在爸爸面前啊!
咻——
那只怪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躲到爸爸身后。
若一忙不迭喊道:“它躲去背后了!”
爸爸把手臂伸向身后摸了摸,妈妈则拉长脖子帮忙他看。
“你们在看什么?”
个子矮小的姐姐走过去好奇地问。她头上那个东西已经换了一个新的姿势,犹如卧佛一样用手撑着脑袋半卧。
“没有啊!!”
爸爸妈妈齐声说,两人瞪着若一,惊疑万分。
“有啊,就在爸爸的背后!真的!”若一提高声量强调。
爸爸干脆转过身子给他看。
啊——
它就附在爸爸背后,而且……它正与原本跟在妈妈身后的那个怪东西交头接耳!
“不只一个……有……有两个……”若一颤抖着声音说。
“哪里啊……?”妈妈脸上挂着许多问号,忧心忡忡地问爸爸,“……要不要叫医生来?”
若一猛地闭上眼睛。
他需要时间平复一下心情。
也许……也许再次睁开眼睛,这些长翅膀、顶光环的东西通通都看不见了!它们只不过是他的幻觉而已!
没错,是幻觉!
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。
徐徐地,他再度撑起了眼皮。
“啊——!!”
若一禁不住尖叫起来。


(待续)

7 条评论:

Mickey Mouse 说...

哇...已经分享了那么多了...我都没有时间看,最近忙着赶final assignment,十二月还要去training.

vivian_wong 说...

wa!好刺激o!期待下一篇=D

Jane 谢晓娴 说...

好像鬼故事哦!紧张紧张…………

Jane 谢晓娴 说...

秀茵姐姐,你有没有Facebook呢?

Michiko S. Hui 说...

哇,这个月25日就出版了。。
迫不及待~ =P

★__lιйg qι__♥ 说...

要考試了
沒什麼時間看╮(╯_╰)╭

邓秀茵 说...

Mickey Mouuse,会到哪里trainning?

vivian wong,:)

jane,不是鬼故事啦,呵呵。我的facebook会在12月成立。:)

michiko,希望你会喜欢。:)

ling qi,考完试再看吧,当作给自己的奖励。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