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22日星期五

《再见,小天使》4


那些怪东西并没有如他所愿般消失!相反的,它们全都飞到他的眼前,滴溜儿圆的眼睛直盯着他看,仿佛他才是真正的怪物!!
这一叫非同小可。
病房里立即引起一阵骚动。
只见若一将被子拉上至头顶,整个人躲在被子里直哆嗦。爸爸马上奔出病房找医务人员,妈妈则扑过去抱着若一,口中翻来覆去地念叨着安慰的话语,神色惊慌。站在床沿的姐姐被这情景吓得哇地一声号哭,隔壁床的病人也议论纷纷。
医生和护士匆匆赶来。
结果,若一被扎了一针镇静剂。
“他也许是惊吓过度。”
医生替若一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,发现没有什么问题,只好这样向爸爸妈妈解释。
一连串的身体检查让若一吃尽了苦头。他学聪明了,不再向爸爸妈妈投诉见到长翅膀的怪东西。
第二天,若一便顺利出院了。
在回家的路上,靠在窗边观看街景的若一发现——原来每个人的身边都跟着一个怪东西!那些怪东西或顶着光环、身上长一双白色翅膀,或头上顶着尖角、身上长一双黑色翅膀。
一路上,他就只看见这两种怪东西。
“弟弟,你在看什么?”
姐姐见他看得入神,忍不住问。
他憋不住心事,附在姐姐耳边,细声形容那些怪东西的模样。
“不明白。画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姐姐给他纸和笔。
可惜,他本来就没有绘画天分啊,加上车子摇摇晃晃的,他在纸上画得一团糟。
“妈妈、妈妈,你看,弟弟说他看见这两样东西!”
姐姐把他的画抢走,献宝般地呈给妈妈看。
若一阻止都来不及。
车子停在家门口。
下了车,妈妈把他带进房间,第一句话就问:“弟弟,告诉妈妈,你看见什么?”
妈妈的声音异常温柔,温柔得让人安心——安心地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。
若一望着妈妈手上的纸。
那是他刚才在车上画的图画。
“我看见它们……”他指着纸上那乱七八糟的图画。
妈妈略皱眉头,耐着性子问:“它们长得怎样?”
若一毕竟年纪还小,懂得的词汇有限,在妈妈细问之下,他还是无法详尽地描述那两种怪东西。
隔了两天,若一被妈妈载去一间庙宇。
“你的孩子看见小鬼。遇到我,算他走运了。”庙宇的法师对妈妈说。
说完,法师拿着铜钱剑开始作法。
“天灵灵地灵灵,驱魔伏妖——喝!”
他大喝一声,往若一的眼睛前面虚刺了几下,嘴里念念有词,然后把几张燃烧着的符丢进水杯里。
“喝吧。”
他命令若一将杯里的符水喝下去。
庙宇里的香火早已把若一的眼睛熏得泪水汪汪。极想立刻逃离现场的若一,在视线模糊中,瞧见杯子里的灰烬渍黄了清水,心中更感抗拒。
太恶心了。
“喝啦、喝啦……弟弟乖哦。”妈妈将水杯凑到若一嘴边。
“嗯——”若一别过头。
“不用怕,喝了就会好!”
法师掐住若一两颊,让他的嘴巴张圆,眼明手快地把符水灌进去。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可怜的若一被水呛着,不停地咳嗽。
“哎哟……哎哟……”妈妈心疼地拍拍若一的背部,回头问法师,“这样就会好吗?”
“嗯,我已经把他的天眼关了!”法师用朱砂笔画了几道符,交给妈妈,“这里有几道符,燃烧后泡进水里,早晚服用。如果过了七天还不行,再回来找我。”
“噢,谢谢……谢谢。”
妈妈接过符,千谢万谢过后,掏出个红包给法师。
“呵呵……”法师咧开嘴巴笑,露出参差不平的牙齿,一只手伸出来欲摸若一的头。
若一下意识地躲到妈妈身后。
“弟弟,你……”
离开了庙宇,驾驶着车子的妈妈欲言又止。
坐在驾驶座旁的若一呆望天上的云,他的脑海里浮想着那几道符,还有紧贴在法师背后的那个黑翅膀怪东西。
妈妈吸了一口气:“你……现在……还看到……那些东西吗?”
若一垂下眼皮,手指摆弄着衣角。
“嗯?”
妈妈用眼角扫了他一眼。
“……看、不、见、了。”
终于,若一开口回答。
“真的?”妈妈有点儿不敢相信,语气里惊喜交集。
若一抬眼,凝视前方。
“真……的。”
他看着浮在空气中的白色翅膀怪东西,逐字清晰地说。


(待续)

4 条评论:

夏伊❤ 说...

书几时出

★__lιйg qι__♥ 说...

我會期待的

邓秀茵 说...

夏伊,下个星期一,25/10/10 :)

ling qi,谢谢 :)

Mickey Mouse 说...

还没有决定,不过已经有相关资料了...想问红蜻蜓出版社有graphic designer吗?其实,我个人蛮想到出版社training的...可是,目前还没有找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