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22日星期五

奇幻马戏团1


​托依依堂姐的福,我才有机会逃出来,呼吸自由的空气。
​“呜——”
​白色汽艇如离弦之箭在水上疾速航行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。
船身翻过层层海浪,颠簸不停。雪白的水花猛地自船尾溅起,飞快向海面两边荡开。
​我扶着船边的钢杆,探头望向蓝天白云,还有那辽阔无边的大海。
​风儿噗噗地吹在脸上,凉快极了。
​我的心像被解开了枷锁一样,豁然开朗起来。
我忍不住扬起手臂,扯开喉咙呼叫:“呜呼——”
​“小妹妹,请坐好。危险哪!”
船夫放缓速度,回头对我说。
​“哦——”
​我高声回应,然后一屁股坐回座垫上。嘻嘻,汽艇上除了船夫,就只剩我和依依堂姐,所以我一点儿都不会难为情。
我瞧了瞧依依堂姐。
她人在前面的座位,半个身体伏在船沿,下巴搁在手背上,出神地望着大海。
她在想什么呢?
嗯……在想着那个分手不到一个月的男朋友?
​依依堂姐失恋了。
这件事对她来说,简直比天塌下来还要惨。她深深受到打击,一天到晚躲在家哭丧着脸,什么人都不肯见。这样过了几个星期,她突然宣布要“旅行疗伤”。她说,她要借着旅行来治疗心中的伤口。
失恋的人去旅行真的可以治疗心中的伤口吗?
我不知道。
不过失恋的人独自去旅行会令家人担心。叔叔婶婶不放心,想陪着她一起去旅行,可是她坚决不肯。经过一轮讨价还价,最后依依堂姐答应让一个人陪伴——那个人竟然是我。
呵呵呵,我真感谢上天让依依堂姐失恋!
想到这里,我的嘴角猛地往上一扬。
我并非在幸灾乐祸。
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幸运.
要不是依依堂姐失恋,我又怎能够从一连串的补习班、芭蕾舞课、体操训练中逃出来?
整个学校假期,我都在做这些长辈们喜欢、而我自己却不喜欢做的事。
就说补习班吧。
开学后我就升六年级了,妈妈命令我全力准备考UPSR,不可再像以前那样懒。唉,我的成绩不好,结果所有科目我都得到补习中心补、补、补,补到我头昏脑胀,补到我差不多要吐血死掉。
上芭蕾舞课,嘿,这还不是爸爸逼我的。
我根本不爱跳芭蕾舞。
从小我就嫌穿裙子麻烦,最喜欢穿裤子和男孩子一起爬树、玩木剑、抛土弹……爸爸看不过眼,硬是要送我去学跳芭蕾舞,好让我培养培养优雅的气质。我反抗不了,只好乖乖就范。
至于体操训练,我打从一年级已被老师挑选进韵律操校队。我不讨厌跳韵律操,因为它比芭蕾舞刺激得多,可以配合球、圈、带、棒、绳做许多高难度动作。但每次训练后我都累坏了,手脚更似断掉般不听使唤,所以我也不喜欢体操训练。
可怜的我,美好的学校假期完全被这些活动占据了。
学校放不放假,对我而言根本没有分别。
现在难得我有机会抛开它们,随着依依堂姐出外透透气,这个假期总算有点儿意思。
“依依堂姐!要不要拍照?”我举起手机,扬声问。
依依堂姐缓缓转过头来,目光呆滞。
“……不要。”
“真的不要?我的摄影技术很好哦。”
“……”
“拍一张啦!”
“……”
她别过脸去,理都不想理我。
“哎呀……”我皱起眉头。
依依堂姐今年才二十岁,可她现在的样子却像四十岁。
瞧她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,底下挂着大眼袋,黑眼圈深得吓死人。她一向不画眉毛不出门,今天居然忘了画眉,稀疏的眉毛在脸上起不了作用,乍看之下如同没有眉毛。还有,她一直引以为傲的白皙皮肤也暗沉了,整个人看起来黯然无光。
我实在看不下去。
问世间情为何物?
竟可以令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子摇身变成吓死人的巫婆。
不管她了。
她要伤心便让她伤心个够。
大人们常说“时间可以冲淡一切”,希望依依堂姐在这趟旅行过后,心中的伤口真的会好起来。
“噗噗噗……”
汽艇忽地减速。
发生了什么事?
我下意识地往船头望过去。
噢,天哪——!!


8 条评论:

小婷 说...

好期待下一章~=)

晓盈 Xiao Ying 说...

wow~
下一张下一章=D

yu羽๑ 说...

故事很独特呢~
期待!!~

晓彤 说...

期待ing~
加油哦!
很精彩的开端,接下来更不用说了~XD

玉心^^ 说...

期待~

☆小琪☆ 说...

噢,天哪——!!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!>.<

邓秀茵 说...

谢谢支持~ :)

Penguin Yee 说...

Kar Yao~Gambateh O.o